香山评论|母婴室匮乏折射公共服务人性化缺失

2019-05-21 11:1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5月20日是全国母乳喂养宣传日。长期以来,科学界普遍认为,在生命早期1000天内,纯母乳喂养和持续母乳喂养,可为婴儿和儿童提供足够的营养,并有效预防各类营养不良和母婴疾病。2012年,我国卫生部印发《母婴健康素养—基本知识与技能(试行)》,提倡纯母乳喂养6个月,并建议婴儿添加辅食后可继续母乳喂养至2岁或2岁以上。

然而在我国,母乳喂养的情况并不乐观。据2019年2月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发布的《中国母乳喂养影响因素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婴儿6个月内纯母乳喂养率为29.2%,距离《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和《国民营养计划(2017-2030)》提出的2020年我国纯母乳喂养率达到50%的目标仍有一定的距离,远低于43%的世界平均水平和37%的中低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制约母乳喂养的因素有很多,母婴室的匮乏就是其中之一。其实,有关设立母婴室的规定早已存在。2012年,国务院发布《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其中第十条明确规定,女职工比较多的用人单位应当根据女职工的需要,建立女职工卫生室、孕妇休息室、哺乳室等设施,妥善解决女职工在生理卫生、哺乳方面的困难。2016年,国家卫计委出台《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对母婴设施的配置率和标准做出了明确规定。但实际上,母婴室的供应目前仍然严重不足。根据第一财经·新一线城市研究所近期在高德地图上收集整理的“母婴室”位置信息显示,中国内地所有城市总计拥有的母婴室数量仅为2643间,其中只有7座城市拥有超过100间母婴室。而这些母婴室中,还有一些母婴室存在不同程度的问题:或长期处于关闭状态,或被另作他用,或环境脏乱差,或私密性差,或缺少相应设备……

母婴室的匮乏导致很多哺乳期的妈妈频频遭遇各种各样的尴尬:工作场所的背奶妈妈为了挤奶,像打游击战似的奔波于卫生间、办公室、杂物间、会议室,甚至是楼梯间、工位下面,好不容易挤出来的母乳还可能因为稍有不慎就全部倒掉或者被污染而无法保障孩子的健康;出门在外的妈妈面对嗷嗷待哺的孩子,有在孩子的哭声中狼狈地寻找隐蔽的角落的,有用大衣遮挡或者让家人打掩护的,有抱着孩子躲到气味难闻的厕所里的,有心疼地看着孩子挨饿在孩子的哭声中加快脚步回到家中的,甚至有迫于无奈不得不在大庭广众下解衣宽带为孩子哺乳却被指责为“有伤风化”而被要求道歉的……这种难堪情境多了之后,很多母亲迫于无奈,不得不选择提前断奶。

哺乳是大自然赋予每一个母亲的权利,在公共场所配置母婴室,让哺乳免于尴尬与难堪,更是每一个母亲应该被保障的正当权利。母婴室匮乏,原因不在技术、不在成本、也不在程序,根本还是在于城市管理者公共服务人性化的缺失。人的需求在哪里,公共设施的建设和配备就应该延伸到哪里,这本来就是城市建设中的一条基本原则。目前,我国的二孩政策已全面实施,未来对于母婴室的需求更会大大增加。在公共场所配置母婴室,让每一个女性能够有尊严地、安全地、放心地在公共场所哺乳,是对妇女、儿童的尊重和关爱,更是公共服务理念人性化的彰显,是一个国家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

希望更多的地方将母婴室建设纳入相关规范与城市建设规划中,满足哺乳妈妈和孩子的需求,从而推动公共服务向更加人性化和温情化的方向发展。

责任编辑:王冬雪(QP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