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槐房路道口最后的列车守护者

2019-01-31 12:1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C56V4821

1月30日,杨宝顺在监护道口,就算没有列车来往,他的视线也不能离开道口(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在丰台公益东桥向南约100米处就是槐房路道口,这是北京铁路局管内唯一由车站管理的站内道口。两位道口工正在迎接列车,他们共同负责保障上行和下行列车的安全通过。

接车亭、记事本、小旗子、一部老式磁石手摇电话和10余平方米的道口房,是杨宝顺工作的全部。“作为道口工,在工作期间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杨宝顺说:“在外行来看,道口工的工作简单,列车来了关一下电动栏门,其实不然。”

杨宝顺每天的工作有十项程序,坚持瞭望、接转通知、疏通道口、适时落杆、检查设备、迎接列车、观察运行、送出列车、确认抬杆和疏导车辆。“今天我是白班,早8点到晚8点,白天从我这过的列车大概有100余列,上下行的列车每一列我都记在本子上。”

“铃铃铃”,提示列车进入道口的轧道铃响起,杨宝顺立刻起身,拿起旗子走到接车亭关闭电动栏门,监护道口安全。“高峰的时候,一小时上下行的列车能达到12列左右,有时赶上中午吃饭来往列车多,赶忙往嘴里塞两口菜就得出去看着,等再回来吃的时候,饭菜早已经凉了。” 

“只有下班的时候,我才能稍微放松一下。”上班期间,道口工们不能玩手机、读书,打瞌睡,一切精力都得在监护道口上。“日子久了,天天都能听上百次轧道铃响,有时候睡觉做梦都是开关电动栏门和铃响。”

在道口工作这几年,杨宝顺挨过不少路人骂,在列车频繁通过时,道口封闭的时间较长,很多司机行人等着不耐烦,经常把火气撒到道口工上。“列车影还没看到,那么早关什么栏杆!”遇到这种情况,杨宝顺多数都会选择忍让。“我也能理解,大家也都不愿意在路上多耽误时间。”

做了5年的道口工,48岁的杨宝顺没有在除夕夜和家人一起吃过团圆饭,他都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每年的除夕我都值班,到家的时候家里人都睡觉了。”道口工没有固定的休息日,按照排班安排,平均4年才有一次回家过除夕的机会。“今年我是除夕白天下班,可算能和家人在除夕夜吃顿团圆饭,也算完成了我的一个小愿望了。”杨宝顺笑着说。

近几年,伴随着“平改立”工程的推进,道口旁一个可以让自行车和行人双向通行的地下涵洞已经投入使用。所谓“平改立”,就是通过建高架或挖地下通道,让铁路线和社会道路两不妨碍,这也就意味着道口工在这里告别历史舞台。“希望‘平改立’最终能够建设好,这样大家出行就能更方便了。”杨宝顺说。(文/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

C56V4697

1月30日,杨宝顺在监护道口,就算没有列车来往,他的视线也不能离开道口(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C56V4798

白天从槐房路道口过往的列车大概有100余列,上下行的每一列列车杨宝顺都记在本子上(1月30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C56V4714

列车即将驶入道口,杨宝顺关闭电动栏门,等待列车驶过(1月30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C56V4674

列车即将驶入道口,杨宝顺举起手中的旗子招呼对面的道口工关闭电动栏门(1月30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C56V4808

上或下行通知灯一亮,杨宝顺就要到接车亭关闭电动栏门,监护道口安全(1月30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C56V4734

列车驶入道口,杨宝顺在监护列车(1月30日摄 图片来源:tuku.qianlong.com)。千龙网记者 陈健男摄

责任编辑:王冬雪(QP0002)  作者:陈健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