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如何惠及基层医患

2017-11-28 15:23 中青在线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互联网医疗如何惠及基层医患

近日,互联网医疗平台好大夫在线发布“2018年战略计划”:聚焦基层,把专家的碎片时间和业余时间,分出一部分给基层医生,真正帮助基层提升诊疗能力,让患者真正能安心地留在基层,为基层实现分级诊疗目标。此举引起业内外广泛的关注。

多年以来,我国优质医疗资源相对短缺,远远跟不上老百姓的旺盛需求;这些资源又过于集中于大城市、大医院,基层群众有了重病看专家较为困难。这种矛盾在人口老龄化背景下更显突出。尽管国家采取了诸多扶持措施来“强基层”,但是实际效果并不能令所有人满意。

北大医院肾内科主任周福德一直在一线工作,且曾在新疆、内蒙古等地挂职,深知基层医疗的难点。他说,不少基层群众得了疑难杂症,急需治疗,但是基层医生经验少,水平有限,遂使得疾病不断恶化。“传统医疗资源下沉基层的方式是派医疗队、‘割麦子式’的扶持:专家去了大量病人来,做大量手术;医疗队不见了,患者也不见了”。

从长远看,医疗领域迫切需要进行供给侧改革,增加医生资源、特别是专家的供应量,同时调整这些资源的分布,使之更加均衡化,从而根本上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然而,医疗人才的培养周期漫长,一个专家成长动辄十几年、二十年,供给无法快速增加。在此种情况下,人们越来越将希望寄予技术、机制的创新,而“互联网+医疗”也确乎正在带来一线曙光。

好大夫在线CEO王航称,在不增加医生数量的情况下,开发医生碎片时间和业余时间,可以向社会提供额外的医疗服务。目前,像好大夫在线这样的互联网医疗平台,通过给医生提供手机APP,使得他们随时随地可向患者提供服务。另外,互联网平台建立的患者付费机制,培养患者付费习惯,让医生们的付出获得合理回报,激发医生动力,让他们愿意把私人的时间贡献给社会。

统计数据显示,仅2017年的前10个月,在好大夫在线平台,医生总计为社会贡献了166万小时的业余碎片时间。在这166万小时中,72%是由三甲医院的医生贡献的;一天中,医生最常见的上线时间段是17时到22时,峰值出现在每晚21时。

周福德说,“166万小时,按照每个医生工作8小时计算,是568位医生工作了365天,相当于建了一所三甲医院的规模,而这座三甲医院的固定资产至少10亿以上。”王航则说, “对于这些数字,我们非常自豪,我们创造了一批巨大而珍贵的社会资源。”

简单分析表明,医生在互联网上服务的166万小时碎片时间中,12%用于通过互联网面向大众做科普——医生们2017年写了18万篇科普文章,88%用于服务单个患者——服务形式主要是图文咨询和电话咨询,总计服务了2756万次。

王航表示,“由于我们拥有精准的分诊系统,很多医生都说,好大夫平台分诊过来的患者,比门诊挂号来的患者更精准,都是他们想要的目标患者。”

互联网+医疗造就了高效率的医患沟通平台!然而,这不应是故事的尽头。医生们166万小时的宝贵时间,如果能够分一部分用在基层,让基层百姓看专家“触网可及”,势必会发挥更加巨大的价值。王航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将好大夫在线的2018聚焦于基层。这也是为何它随即引起广泛关注的原因。

在医改和分级诊疗的大背景下,对于三甲医院的专家,国家除了希望他们诊治疑难重症外,还希望他们向基层医生提供远程会诊、远程诊断,形成“基层检查、上级诊断、基层治疗”的模式。对于患者来说,在本地不用奔波就能拿到上级专家的诊治方案,还能享受更高的本地医保报销,省时省力省钱少痛苦;对于本地医生来说,得到上级专家的帮助,就是一个学习过程,快速提升了他们的专业能力;对于本地医院来说,留住了患者,增加了业务量。对于卫生管理部门来说,有助于完成大病不出县的分级诊疗目标。

王航认为,这样的一个多方受益的局面,正是分级诊疗最迫切需要的,也是这166万小时的最佳去处。他提出好大夫在线的明年目标:一是至少5万名上级专家开通远程专家门诊服务,二是要提升向下输送专家服务的运营能力,覆盖全国80%的县,让基层百姓在家门口就看上三甲医院专家,真正帮助县级城市做到“大病不出县”。

同时,为了更合理利用专家们的时间,好大夫在线又推出了专家团队平台,上级医生和下级医生利用手机平台组成专家团队,目前已有4353个专家团队组建成功,并开始有业务发生。在专家团队中,接诊的下级大夫首先响应病人,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在线随时请来上级专家解决问题。

基层对此举持积极态度。宁夏彭阳县委常委、副县长史金龙说,地处宁夏南部山区的彭阳县,作为国家级贫困县,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问题比较严重。当地看病难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因为交通不便,复杂疑难病的患者去上级医院就医成本较高;二是医疗资源严重不足,老百姓没有办法在身边解决现有的一些问题。为了缓解这一难题,彭阳县引入好大夫在线的“专家团队”业务模式,由好大夫在线提供技术支持,推进家庭医生签约。

据史金龙介绍,彭阳县的家庭医生模式,是由上级的专科医生和基层全科医生建立慢病管理的协作关系,组成“专科+全科”的团队,向基层患者提供规范、专业的慢病管理服务。遇到专科医生解决不了的问题,则通过远程专家门诊继续向上级专家寻求诊疗建议。这种模式受到了患者、基层医生和上级专家的欢迎。

医生对此也非常支持。周福德说,传统的远程会诊需要基层医院提出申请,专家医生到远程会诊室来,投入不少,效率较低。“现在,一部智能手机让医生利用碎片时间即可运行远程门诊系统,高效的远程协作模式,惠及全国更多患者。”

责任编辑:侯佳欣(QL0013)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