悟空问答网友:自闭症患儿不都是艺术家 老师很心酸

2017-08-30 11:50 光明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悟空问答网友:自闭症患儿不都是艺术家 老师很心酸

今天早上一个可以花1块钱买一幅「自闭症儿童画的画」的活动在朋友圈上流传,据说活动到现在已经筹到了1000万以上的善款了,也就是说,至少有1000万人次买了他们的画。

这其中,不少人都在感叹「原来自闭症儿童都是艺术家」、「来自星星的孩子果然都是天使」等等……仿佛通过一幅画就读懂了自闭症儿童的内心,仿佛每个换上自闭症的儿童都是未来的艺术家。

对此,小编只能说,别太天真了。自闭症儿童的境遇,远比大家想象的要复杂。去年年末,悟空问答就发起过一个提问,这其中,就有一位自闭症儿童教师的回答:

我是一名特教老师,主要辅导一些有着发展发育障碍的孩子。额,准确地说我就是在康复机构工作的一名自闭症康复教师。

还记得上班的第一天,我带一个9岁大的男孩竟然还不会自己上厕所,突然间他就把粑粑直接拉到了裤子里,情绪失控,把屎涂抹到墙上哪里都是,几个老师拉都拉不住,满楼道和教室跑.....等我拉住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给他清洗,但是当我帮他脱掉裤子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是崩溃的,我还没有结婚,9岁大的男孩,我是用手帮他清洗吗?会不会算是骚扰学生?机构里又没有男老师,我一下子不知所措......多亏一位年长的老教师帮助,下午和家长沟通这件事,想告诉家长,在家里要让孩子练习自己主动脱裤子上厕所,谁知道,家长说:“教了,他学不会,拉裤子里你帮他洗就好了吗?我们保姆都是那样做的。你不就是干这个的吗?”........我竟然无言以对......我没有想到特教老师居然是这样的........

老师也是分等级的,这是我入特殊教育行业一年多最大的感触,尤其是自闭症康复教师,就是所有老师等级中最低等的,没有任何的尊严和社会地位。自闭症康复教师,从没有准点下班的,每天工作近10个小时,才挣3000-4000块钱,以后要结婚、买房子、生孩子,这点工资够干哪样的?在机构学校没有任何的晋升机制和学习机会,流动性非常大,像我这样工作一年的已经是老员工了,还不允许我们外面接一对一的家庭训练的兼职,毫无前途更别提发展了。

上个月,家里有急事,不得不回家一周,遭受了一筐白眼不说,工资扣的只剩一半,因为破坏了机构正常工作流程,影响机构形象。想跳槽?没那么容易,上岗证还在老板手里。我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大多家长都是急功近利的,恨不得三天就要让孩子学会这个那个,认为训练没有效果从而质疑我们的专业水平。孩子有时为了逃避训练会哭闹尖叫,家长一看见,总觉得我们给孩子受了委屈一样,找领导去告状,更有甚者要求调监控,怀疑我们。给家长布置好回家的训练任务,也都大打折扣根本不去做,刚给孩子立好的规矩,瞬间摧毁,过个节一回来,退步了不说,还添了很多新毛病。

机构领导为了挣钱留住家长,对老师又是扣工资又是批评,要求我们“哄着孩子”,家长接孩子的时候,要保证孩子都是高高兴兴的。那我们老师呢?经常会被孩子抓到,踹到,拿头撞到!好像变得理所应当,连最起码的安抚都没有,苦水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咽。

上周,我在给一个新入的孩子上一对一训练课时,孩子不听指令,我重复了两遍,他忽然抓起我的右胳膊就咬,他妈妈看到后,第一反应是让我别扯的太用力摔倒孩子,等孩子松开口,血都流出来了。家长不但不道歉,反而怪我训练有问题;汇报给领导,领导只怕孩子不来继续训练,根本不关心我的伤势如何。我也只能自己去药店简单处理一下,心真的很凉!

家长不在机构训练了要怪到我们身上,家长没有报集体课,没有报一对一的个训课还怪我们没有留住家长。我们是神吗?怎么觉得活得连狗都不如呢?

不仅如此家里人也都极力反对我做这份工作,毕业后谈了个朋友,婆家妈说“呦,干嘛教傻孩子啊?万一以后生来时傻子怎么办?干点什么不好干这个,又挣不到钱,傻孩子拉在裤子里,还要给他擦屁股、换洗衣服,不就是保姆吗?现在保姆都不干这个.......”说到这,谁都明白了,我俩的恋爱是谈不下去了。

我对我的工作尽职尽责,用自己所学,给每个孩子制定康复计划,用爱来对待每个孩子,我可以体会家长的不易,每天都会进行沟通,但是我不知道我还会走多久,因为太难了。我的爱,我的付出,最起码应该得到相应尊重,但是这却是一份让我有委屈没地方说,特教老师真不是谁都能做的,你们说难道不坑爹吗?

然而有人问我说,既然是这样的情况,你为什么要坚持?

我始终坚信特教老师这份职业和其他职业一样,也是需要成长的。首先要有爱,帮助他人是快乐的,慢慢地就变成了一种责任,会发现和原先想的不一样越来越难,转行做别的可不可以?可以,当然我会赚的更多,但是因为有了爱与责任,我是无法割舍的,学生有了一点进步的时候,抱着我不让我走的时候,有意识的要亲亲我的时候,我认为我的青春就是为了他们的笑容而存在的,这就是价值,这就是快乐,多少钱都换不来的。我还需要不断的学习和积累,因为我知道光有爱是不够的,要不断去更新自己的知识库,我们不能指望用65后的方法去指导80后,然后去教00后的孩子,钻研知识,提高业务水平我认为是老师的本职。经验要一点一点积累,靠时间靠悟性,一定要有一线教师的经历,这样才不会教条。

想要得到别人的认同和尊重,首先自己要先尊重自己的职业,相信这份职业是充满爱和正能量的。国内的现状其实也在发生着改变,我看到了一些很专业的老师的出现,比如那些归国的BCBA—应用行为分析师,他们愿意放弃国外很优越的条件回来,用他们的学识帮助整个行业。比如全国近百家机构的万名老师在恩启云课堂在线接受上岗培训,大大提高了业界教师群体的基本素质和业务水平。

此外,全国的机构也在纷纷响应,不仅给老师提供学习机会,还重视家庭训练,培训家长,请专家来做讲座指导家长,越来越多的“家长老师”(家长兼老师)都投入到这个行业来,很多机构的活动也是多种多样,很聚影响力,比如拍自闭症为主题的电影,一起去北京登长城,不孤独的行走,世博会的自闭症画展……..还有很多网络平台公众号也在崛起,借助互联网+向社会传递行业的声音,国家也是越来越重视.......想得到认同和尊重,早晚的事情,在这之前,我们要不断努力,也希望这一天会来得早一点。

未来的教师一定是多元化的,正因为自闭症行业如此混沌,才有了我们去创造施展的机会,异样的眼光,刺耳的言语,棘手的困恼,都挡不住我们对梦想的追求,越是被人嘲笑的梦想,就越有实现的价值,愿与同仁共勉之。

责任编辑:刘恺(QP0001)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