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朝阳区枣北社区老电梯换新筹款记

2017-08-10 08:59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北京市朝阳区枣北社区老电梯换新筹款记

站在宽敞明亮的新电梯里,张大妈的心里终于踏实了,“再也不用担心被困在电梯里了。”两年来,麦子店枣北社区的居民,坐电梯一直胆战心惊。

枣北社区是老小区。去年7月4日,朝阳区质监局出具的检测报告让枣北社区居委会和物业公司都傻了眼:36号和37号楼的4部电梯,定期检验不合格,必须停运!炎炎夏日,300多户居民,怎么上下18层的高楼?

第二天一早,物业紧急启动电梯维修工作。已经运行了25年的4部老电梯,属于超期服役,设备严重老化,物业只能“拆东墙补西墙”,东拼西凑,抢修了一个星期,每栋楼总算恢复了一部电梯,并通过了质监局的检测,暂时解决了居民们的出行难题。可居委会主任陈桂平和物业经理李振东心里都清楚,换新电梯,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儿了。

其实,早在2015年,因为电梯问题频发,街道就召集了产权单位开会,而通知发出去了13份,到场的却只有一半。大家都明白应该早更换电梯,但一说到资金都为难了。换电梯的事被一拖再拖。

电梯停运,让老楼换新梯再次被提上日程。枣北社区29、31、36、37号4栋老楼的8部电梯,都已经运行25年,通通得换,“几乎每天都有居民跑来跟我投诉电梯问题。”陈桂平说。超期服役的电梯险象环生,被关在电梯里的居民不计其数,最长有被关过1小时的,有按钮没反应的,甚至有电梯门开了,但离地面还有半米高。

电梯小修,钱可以从物业费里支出,但更换电梯这样的大事,则需要动用维修基金。而这4栋楼建设开发时公共维修金制度尚未完善,公维金均由产权单位保管。更麻烦的是,4栋楼涉及的产权单位多达42家,且很多是国企改制后的单位,资金实力有限,还有的产权方“名存实亡”,踪迹难寻。

物业公司打电话,再次召开产权单位大会。可历史重演了,这次来得更少,只有三四家到场,其中一两家单位非常积极,表示愿意出资更换电梯。剩下没来参会的,街道、社区、物业等共同发函,把会议纪要送到各单位手中。

物业和居委会又忙开了,一家一家打电话,或者主动上门找人,可听到最多的话就是“领导不在,等回来了我们汇报”。一次不行,再打第二次,反反复复,跑了多少趟产权单位早已记不清,电话打了多少个更是无从计算,而对方总是以各种借口拖延,有些联系人甚至一周都找不到人。看着几家出资“大户”迟迟没有进展,李振东急得觉都睡不好,赶紧和陈桂平商量对策。

陈桂平一家一家开始磨。她给某出版社的联系人打电话,每天至少一通电话;觉得电话里说不透,陈桂平又叫物业的人跑上门去磨。到了第三天,终于有了起色,对方称领导已经批准,正在走单位流程。大概过了一周,这家难搞的“大户”,主动发来了承诺书,表示愿意出资,钱款正在走单位手续。同样的办法,也陆续搞定了其他几家“大户”。换电梯筹款的事,也总算有了进展。

一笔笔资金接二连三地有了着落。社区里一名老党员居民,特意跑来找陈桂平,“还差多少,我出点!”这样的举动,让陈桂平心里特别温暖。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截至今年6月,各产权单位出资约246万元资金,占电梯更新费用的95%。其中已经到账的100多万元,剩下的钱款各单位已经出了承诺书,等钱款到位后立刻缴纳。除此之外,还有两户居民主动掏腰包,到物业缴纳了1万余元电梯更新费用。剩下5%的资金,经街道上报区级部门,将通过朝阳区新出台的老旧住宅电梯救济机制进行补贴。

如今,8部老电梯已经更新了5部,剩下的3部也将陆续安装。李振东和陈桂平心里悬着的大石头也终于落了地。

从电梯停运,到换新筹款,麦子店枣北社区没有发生一起群访事件,居民们给予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这要归功于街道一直推行的党政群共商共治机制,充分调动了物业、社区、社会单位、居民等各界力量,共同商议,解决难题。

责任编辑:刘恺(QP0001)  作者:骆倩雯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