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红十字会“中巴博爱医疗急救中心”成功落地巴基斯坦(3)

2017-05-11 18:27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记者:刚才谈到轻钢房、设备的运输难度,为什么没考虑利用当地的资源去建设?

孙硕鹏:刚才我有提到,当地没有建筑材料,全部依靠外运。而且所有的基础设施几乎都是中资企业在建,他们都在做大型项目,没有时间、材料、包括经验来建急救中心。最经济的办法是采取现在这个办法,采用轻钢模块化建筑,在国内设计生产,运到瓜港在当地组装施工,虽然耗时略长,但其实成本并不高。并且我们国内的企业都是捐赠行为,但若在巴方从工人到钢材结构等等都需要成本。

记者:刚才谈到瓜港其实市政基础很薄弱,项目评估时没有考虑这一点吗?

孙硕鹏:如果基础设施都特别好,那就不是我们红会工作的地方。并且,我们选择瓜港,是看到了其未来的战略地位和现在的人道需求,现在医疗卫生服务是刚需,今后需求会更大。有人道需求,就有红十字。而且,我们选择将中巴急救走廊首个急救单元落地瓜港,也是想做一个试点和示范,这里现在条件不好,但是毕竟中资企业多,具备合作共建的基础,取得经验后,再向其他地域推广。

瓜达尔港落成的中巴博爱医疗急救中心全貌。

    将以瓜港急救中心为起点,沿中巴经济走廊布局“急救走廊”

记者:瓜港急救中心在建设落成后将如何运营?

孙硕鹏:整体运营分三个阶段。

第一步是援建阶段,主要是基础设施和设备的援建,还有医疗队的派驻。瓜港急救中心如果实现正常运转,需要约15名医护人员,其中包括公共卫生政策人员,红会联络员等等。并且我们还要考虑当地的宗教习惯,实行男女分隔诊疗,所以男女队员都要有。关于派队问题,我们的合作单位,比如,武警总医院,上海华山医院,北京999等都很支持,国家卫计委的国际司也很支持,我们希望纳入到国家整体援外计划,给予一定的政策保障。我们把援建阶段规划为两年左右,这是与巴基斯坦红新月会一起探讨出来的。我们提出两年的想法的一个着眼点是立足瓜港现在的条件,还不具备吸引当地医生在这工作,巴基斯坦的医疗资源也很不均衡。同时,要锻炼中方的医疗队,因为我们整个急救走廊需要大量的中方医疗队志愿者,我们最终要探索一套“援外志愿服务模式”,在一定的周期内实现定期轮换。

第二个阶段是共建阶段,包括有几个步骤,第一,我们的医疗队与巴方医疗队共同开展工作。第二,就是我们慢慢撤出一些人员,留下来的人员帮助巴方实现过渡。最终,要实现自主运营。也就是我们要将急救中心完全交予巴方运营。

自主运营阶段,包括一些运营机制问题,比如,这个急救中心不是野战医院,不是救灾设施,不能完全免费。我们要考虑向有医保的人员,还有富人收费,向穷人免费。还有作为公益性质的医院,要通过巴基斯坦红新月会争取一些政府政策补助和保障。我们还将继续向社会募集一些资金、药品、设备。我们的最终目标是探索出一条自主运营、自负盈亏,又不丧失公益性质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记者:瓜港急救中心有哪些技术上的创新?

孙硕鹏:整个中巴急救走廊,我们都考虑到科技和互联网的因素。我们在建设之初就考虑到引入“互联网+医疗”的模式。比如,我们可以借助远程医疗系统,实现与应急指挥调度中心和国内大医院联网,指导调控诊疗活动。我们还在瓜港急救中心配置了智慧医疗救护车,不仅具备院前急救转运的功能,它还是一个移动性的医疗服务站,可以直接开到村落,或者居民区,去开展一些健康的筛查,一些疾病的处置,还能做手术。

记者:瓜港急救中心将为中巴急救走廊上的其他医疗服务单元的建设提供哪些经验借鉴?

孙硕鹏:瓜港急救中心建设经验包括中巴红会的合作,政府的支持,社会的捐赠,合作共建等等,如果取得经验以后,我们会沿着中巴经济走廊铺设其他的医疗急救单元。我们计划要在中巴急救走廊上大致建设共8个医疗急救中心/医疗急救单元,除了瓜港这个,还有7个,它们都是布设在中巴经济走廊沿线的城镇或村落,贴近民众开展医疗急救服务。瓜港经验,也源于红基会在国内有比较成熟的医疗服务设施,特别是基层医疗服务设施援建的经验。红基会现在已经援建了2400多个博爱卫生院站,我们要把这些经验和模式推广和延伸到“一带一路”。我们还要借鉴国际红十字在灾区和武装冲突地区工作的经验,借鉴无国界医生等经验,可以组织一些人道服务性质的医疗卫生人员深入到医疗中心去开展志愿服务工作,这样也给国际志愿服务提供一个平台。

记者:这是否意味着中巴急救走廊上其余的急救中心会因地制宜建设?

孙硕鹏:一定是要因地制宜的,因为瓜港太特殊了,它是一个蛮荒之地,什么都没有,但其他的站点并不尽然。我们与巴红会探讨了很多方式,比如说如果有些地区可能有医院,那我们需要补充设备、人员,急救单元便搭建起来了。还有的地方有中资企业建设后留下的办公场所,也可以改造为急救中心,等等。所以,要从实际出发,多措并举,实事求是地把急救走廊搭建起来。

责任编辑:李威威(QP0003)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