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公益慈善“走出去”到了不同的阶段

2016-12-27 14:14 《中国慈善家》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中国公益慈善“走出去”到了不同的阶段

《中国慈善家》:你在《善行天下》一书里把基金会“走出去”分为五个层面,资金、人员、项目、机构、品牌,目前国内实现五个层面全都走出去的基金会有哪些?

陆波:根据我的研究,严格意义上真正做到这五个层面全都走出去的基金会目前还没有,绝大多数仅在其中一两个层面上实现了零的突破。

资金走出去相对容易,比如国外发生灾害,基金会捐款用于灾后救援;人员走出去主要指有常驻国外执行项目的工作人员,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等都做到了这一点;“走出去”的项目涉及领域比较广泛,国际交流类像中国宋庆龄基金会常年开展的国际青少年交流营项目,学术研究类像华民基金会在美国罗格斯大学设立的华民研究中心,扶贫类像中国扶贫基金会的“非洲之角旱灾”项目等;机构走出去方面,比如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2006年在英国伦敦成立了分支机构“中国儿童慈善”,2015年中国扶贫基金会在缅甸设立了第一家海外办公室。

最能体现基金会成熟度的是品牌“走出去”,中国到今天为止,在公益慈善领域,还没有一个品牌在世界上叫得响。我在《善行天下》这本书里也列了几个基金会走出去的品牌项目,比如中国扶贫基金会的“母婴平安”项目,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希望工程走进非洲”项目,中国和平发展基金会的中缅、中苏、中蒙“友好光明行”项目等,这些项目都做得不错,相对形成了品牌,但是距离品牌深入人心还有一定距离。

《中国慈善家》:你如何评价中国扶贫基金会的“走出去”?

陆波:在我国的基金会中,在“走出去”方面,他们处于领先水平。中国扶贫基金会“走出去”的意识很早,2007年就提出了国际化战略,是我国提出这一战略最早的基金会。在执行方面也很坚定,他们的工作人员给我讲过,几年前捐助海外救灾时也接到过指责甚至谩骂的电话,认为国内的救灾都没做好,不该把钱捐给国外,他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依然坚持“走出去”。

另外,我觉得他们这两年厚积薄发,国外办事处做的项目比较深入基层、深入人心、深入当地人的生活习惯,这是很难的。比如基金会有一个项目是在尼泊尔给当地群众做健康培训,其中一个环节是用15分钟时间教他们怎么洗手。之前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了解到当地人总是生病,寿命不长,我猜他们可能研究过洗手问题是一个特别重要的原因。通过观察,找到痛点,然后做出针对性的设计,这个案例我印象很深。我认为这种项目意味着中国公益慈善“走出去”到了一个不同的阶段,以往“钱到、人到”基本就可以了,现在还做到了“心到”。

《中国慈善家》:如何评估一个基金会“走出去”的能力?

陆波:除了在资金、人员、项目、机构、品牌五个层面都实现了“走出去”之外,我认为还有两个能力要素:第一是资金规模,第二是时间长度。

资金规模是指在国外投入的善款总量,这是一个实践指标,代表了募款能力、项目能力、人才储备等多方面的综合实力。时间长度是指在国外运营的时间。

有一个说法是从企业界学来的,叫“走出去、留下来、沉进去”。实际上有三个阶段,“走出去”只是第一步。第二步要看能不能留下来,有没有足够的资金和优秀的人才维持项目的运转。第三步叫沉进去,就是看项目是否能够深入人心,得到当地人的认可,收获好的效果。

责任编辑:王冬雪(QP0002)  作者:谢舒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