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澜馨:用微笑的生命影响生命的微笑

2016-03-16 10:04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1447032904733147

“如果有人和我对视,我会对他点头微笑,我相信,微笑会传染,善良和爱心也能感染周围的人。与人为善,从自我做起,生命影响生命。”一位眉目清秀、落落大方的女子在台上深情演讲,台下报以热烈的掌声。

她叫崔澜馨。为了全力帮助先天性心脏病的孤儿、贫困儿童治病,一年前她辞去了年薪15万的公司管理工作,以月薪4000元的待遇专职担任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的秘书长。今年1月到11月,春苗基金会在她的带领下已救助了157名患病儿童。现在正在医院进行治疗的有12个,还有15个患儿等待安排入院。“因为春苗是一个医生发起的基金会,资源和专业上可以很好地帮助患儿,但由于资金问题,目前能救助的孩子还是有限。”崔澜馨说。

崔澜馨每天忙着基金会的事务:筹集资金、给患儿们寻找医疗资源、接送远道而来的患儿、看望孩子们、给志愿者们讲课……忙到凌晨是经常的事,她却乐在其中。“我们做的事,经常能感染周围的人乃至受帮助的人,让很多受助者变成施助者,能够将爱心传递,是我们最有成就感的事。”他们的志愿者常常是一家三口甚至五口出席爱心活动。许多接受资助的家庭在小孩痊愈后,开始主动帮助其他困难家庭。安贞医院、阜外心血管医院、海军总医院、八一儿童医院等医院为春苗基金会开通了绿色通道,医生护士除了关照孩子之外还常常给孩子们捐款。

最初,家里人对崔澜馨放弃高薪投身公益的举动十分不理解,但后来也渐渐支持她了。爸爸妈妈也受到她的感染,参与捐款捐物,帮助家访,收集贫困家庭患儿信息。哥哥为支持她的工作,为她提供了电脑、手机,还帮她保养维修车辆。

“我给你的,你再给我,这个世界不会好。我给你,你十倍、百倍地给社会,才会更好!”崔澜馨引用了一位台湾慈善人士的名言,表达她对从事公益事业的看法和愿景。

“妙恩可以出院了,真是太好了。”

“咱家小涛做的太阳能车跑得可快了,我们一起陪伴他长大。”

“每次见到根根,他总是张开双臂说:抱抱。要不就是:照相。这小家伙的照片可有明星范儿了。”

崔澜馨的微博首页里,满满的都是有关孩子们的话语——得知孩子手术成功后的喜悦,看到他们快乐成长时的欣慰,还有向更多的人发起的爱心呼吁。孩子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北京春苗儿童救助基金会救助的宝贝,都有一个美丽的“澜馨姐姐”。

春苗基金会的成立过程,见证着崔澜馨在公益道路上的点点滴滴。从2006年的第一次志愿者活动至今,她用自己的行动诠释了“坚持”的含义,但就是这样一个漫长且艰辛的旅途,谁能预料到它的起点却让崔澜馨感到“惨败而归”呢?

“当时有一段时间空闲,就自己在网上搜索志愿者活动。第一次参加的活动组织并不周密,我也不了解孩子的情况,没办法和他们互动,整个过程从去到回来只有十几分钟。根本没有感受到做志愿者的乐趣。”这个经历让崔澜馨对志愿者活动的憧憬多少有些破碎,直到和刘医生一起参加的一次义诊,才改变了她的看法。

“刘医生当时约我参加志愿者活动,受第一次的影响,我马上就拒绝了。后来他引导我,让我再尝试尝试。出于个人的好奇和对刘医生的信任,我就再去参加了一次,发现这种感受确实是不同的。结果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每收到一条新的求助信息,崔澜馨心头的牵挂就增添一分。在她办公桌旁的书柜上,贴着受助的小孩和澜馨姐姐的合照,照片中灿烂的笑脸,很难让人联想到不久前这些孩子还在忍受病痛的折磨。“当每一个需要帮助的孩子向你伸手求助的时候,你就已经放不下了。我相信很多参加公益的人都是这样的。”在帮助孩子的过程中,崔澜馨见证了生命的顽强,同时也收获了更多的幸福和感动。

“这两天联系上了两个让我特别惦记的孩子,”提到这,崔澜馨用手轻轻抹了抹眼角,“前天晚上十点多突然收到了一条短信‘姐姐,我爱你,你好吗?’那之后一整晚都想着这个孩子。因为他也是我全程照顾的,病好之后送他到了车站,回家半年多了,就像自己的亲弟弟一样。”

崔澜馨的一天,几乎完全围绕着“春苗”的孩子展开。“我现在基本上没有自己的业余生活。项目之间的协调、行政,资金的筹备和对外合作都得张罗。今年救助的孩子相比去年也会增长几乎一倍。”“春苗”办公室中的两个墙面上,贴满了获救孩子的笑脸,他们和“微笑姐姐”崔澜馨在一起享受“重生”的喜悦。为了更多的生命的微笑,“微笑姐姐”继续勇敢前行。“现在艰难一点,相信五年、十年以后,随着整个公益行业的发展和公益环境的改善,情况一定会更好的。”

责任编辑:刘恺(QP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