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良志:擎起生物医药的中国旗帜

2016-01-06 09:09 千龙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谢良志

谢良志已经成为北京海外学人的符号性人物,他是中央第一批“千人计划”人选,他的企业是创新产生裂变的代表——用4年时间完成了国外同类公司二三十年的积累,重组蛋白的研制速度与能力,在全世界独一无二。 

根在祖国

2002年以前,谢良志在美国的生活可以用最俗套的语言来形容:拿着高薪,住着豪宅,人生顺利,事业有成。所以当朋友们听说他离开美国回国创业时都错愕不已。当时,他已经成为美国默克公司病毒疫苗研发和生产领域的专家,开发了三个在全球上市的疫苗产品生产工艺。谢良志领导建立的全球领先的腺病毒载体艾滋病疫苗生产工艺,目前仍是人用活病毒疫苗全球规模最大的细胞培养和病毒生产工艺。 

然而,当昔日的同事、时任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的刘谦给谢良志打来一个几分钟的电话之后,他就做出了回国的决定。刘谦说,“中国现在的生物技术水平发展迅速,可是产业化的工艺技术却是关键瓶颈,中国最缺像你这样掌握大分子生物药产业化的人才,你完全可以考虑回国创业。”

“我从来就没有过美国梦。回国是一定的,只是早晚的事,这是根。”1995年,谢良志代表美国留学生回国参加中国学联五年一届的大会,李岚清副总理曾经热情地邀请他们回来。“但那时还没毕业,各方面都不成熟。有了在默克公司6年的工作经历,时机还是最合适的。”

很快,谢良志就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创办了自己的企业——神州细胞。 

做一件事,需用毕生精力

创业至今,谢良志始终坚持“三个7”的工作理念;这是麻省理工学院他导师的风范。“导师说,你们都是研究生,在学习阶段;我已经功成名就了,但我是这么工作的:一周工作7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导师对谢良志影响深刻,以至他后来用导师的名字“义翘”为自己的公司命名。但辛勤工作并不能解决瓶颈问题。

谢良志在实验室

谢良志在实验室

当时国内基本上没有生物医药的新药研发企业。谢良志的公司首先遇到了在国内买不到研发工具试剂的难题,靠从国外进口要等2-3个月,价格也是国外的2-3倍。 于是他决心建立从上游品种创新到下游产业化的全套技术体系,先打基础。这项基础工作他一干就是十几年。2008年春天,谢良志又创办了义翘神州公司,开始进行重组蛋白和抗体工具试剂的研发。 

谢良志说,我国生物医药领域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起步较晚。不过,相对而言创新速度也较快。中国生物产业初步具备了走国际化道路的条件。但中国为什么缺少世界一流的品牌?大多在于发展战略的浮躁,没有沉下来。要真正做大做强,我们在战略上一定要创新,只有创新才能适应行业的发展;同时,还要耐得住寂寞,踏踏实实,坚持下去。“你真要做点事情,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是要用毕生的精力去做的。”

逐渐,公司搭建了包括基因、蛋白、抗体的全套产业技术体系,拥有国际领先的真核细胞快速瞬时表达技术,多个重组蛋白药物的生产工艺领先于国际水平;研制出了5000多种重组蛋白和8000多种高质量抗体工具试剂,建立起全球规模最大的重组蛋白工具库。这些高端试剂销往全球四十多个国家,成为全球生命科学基础研究和新药研发的重要支撑。 

做药是为人,不是为利润

谢良志已经成为重组蛋白药物研制的中国旗帜,他的两个公司也“以一养一”双路并举,整体盈利良性循环。说起回国创业的发展之路,谢良志的“道”就是两个字:为人。 

谢良志本身是学化工的,研究生的时候就已经是靠软件编程解决工程问题的稀缺复合型人才了。立志做药,缘于刚到美国就听了一场报告。那是一场通过生物制药治疗中风提高生存率的报告,而且就是化工系的人做的。“这是可以救命的啊!” 

毕业后,谢良志选择了去美国默克公司工作。“做药是为了人,不是为了利润”,源于德国创始人的理念。由谢良志主持的艾滋病疫苗研制项目,默克公司投入了9亿美金,当时预测产品即使研制成功后也是赔钱的。但这是人类需要解决的问题,赔钱也要做。“你把药做好了,社会一定会回报给你利润”,谢良志说这理念和自己的价值观非常吻合。

回国后,谢良志的公司开始研究治疗血友病的新药。“这个病死亡率非常高,不治疗的话患者平均寿命不超过20岁”。但研制一种新药,要经历漫长的过程。有好心的朋友对他说“你真是个书呆子,这是死路一条!没人给你投钱的。还是做保健品吧!”

谢良志深知急功近利已经是国内盛行的通病,投资人追求的都是短平快;“可我就是个一根儿筋,我下决心要做的事情不可能改变”。经过6年研发,谢良志开发的治疗甲型血友病的重组八因子蛋白新药生产工艺领先于世界水平,产能可以满足全世界的需求,产品上市后有望彻底改变全球甲型血友病人过去60多年来临床用药紧缺的历史。

秉承着“为人”的理念,2009年甲流疫情肆虐之际,谢良志的公司仅用30天时间便研发出了甲流疫苗所必需的血凝素蛋白,被全世界几十个国家的疾控中心争相购买。2013年,中国突发H7N9禽流感疫情,针对这样一个看不到商业价值的突发事件,在卫生部科教司领导"自带干粮,全力以赴"的要求下,公司投入100多人用于应急药物研发,他们仅用12天时间就完成了H7N9的血凝素蛋白生产, 在全球率先研制出了治疗H7N9感染重症病人的特效抗体药物,完成该课题药物全部临床前研究,并在GMP车间生产出可以救治1000人份以上的1.5公斤抗体应急药物,抢在流感季节来临前,于2013年11月29日提交了原创抗体药物的临床申请资料,总共用时只有短短的6个多个月,创造了一个应急药物研发速度的奇迹

还有一系列奇迹般的专业数字,打破了一个又一个行业记录。 

经过十几年的积累,谢良志创办的企业已经建立起国际一流的生物技术研发和产业化体系, 建立起全球领先的重组蛋白和抗体候选药物的快速生产技术平台,建立起国际先进的动物细胞大规模培养工艺技术平台和我国最大的重组蛋白库、抗体库……中国研制的生物制品进入国际市场已经具备坚实的基础。目前,义翘神州的产品90%的市场在海外,和全球十强制药企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神州细胞在研的重组蛋白和抗体药物产品线达到十几个,已进入临床和申报临床品种达到6个。 

面对刚刚起步的国内同行,“义翘神州”通过出让利润施以援手的国家级科研项目已经上千。“利润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责任编辑:刘恺(QP0001)